洛斯

灣家人✔
超級低產文手✔
日常窺屏✔
最近主吃第五人格主播,和平粉,所有粉上的主播都喜歡,謝絕唯粉、毒唯粉,嘴上留點口德人生會更好,沒口德就祝您在出了社會後能夠堅強的活下去

【麻京】皮这一下我就凉了

【麻京】皮这一下我就凉了

※我很想看龙虾被烤鸭拿烟管打

※OOC

※沙雕文,妻管嚴

※麻辣小龙虾x北京烤鸭

如果以上OK,以下开始

-------------------------------------------------- ---------------
      蛋包饭小心翼翼的擦拭果冻手办上最后一个部位,他呼出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仿佛刚完成了一件大事,他将手办放回特制的展示盒里,正要把盒子放回装满果冻周边的强化玻璃橱窗里。
    
    「麻辣小龙虾!你对孩子们做了什么!」

     从食灵阁另一端传来震怒的呐喊,密闭房间的空气都仿佛被这怒吼传来震动,蛋包饭吓的手一滑,手里的展示盒滑了出去摔在了软绵绵的果冻玩偶身上,蛋包饭赶紧扑了上去仔细检查盒子,发现没有任何一处有受损后拍了好几下胸脯安抚自己差点跳出来的心脏,顺便默念自创的果冻经顺顺气安定心神。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小生我可是的一次听到烤鸭大哥这么生气。」蛋包饭咕哝着,想到刚刚被大喊的名字,才明白又是某人做死,蛋包饭在心里为某人默哀一秒,看北京烤鸭这次前所未有的爆气程度,某人怕不是连沙发都没的睡,直接去后院的池塘里和青蛙共处下半辈子了。
     

    

     北京烤鸭气炸了,后果很严重。

     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北京烤鸭是个不会将情绪表露出来的人,他的脸上永远带着一点笑,就算生气了最多也是笑着把人怼到吐血,喔,除了某人,面对某人的时候,北京烤鸭的眼里很明显的写着「傻逼」两个字。

    此时的北京烤鸭黑着一张脸,浑身的黑气宛如修罗一般令人不敢靠近,饱含杀意的眼神直直瞪像那个某人,仿佛下一秒就要把某人丢进热水里烫熟拨壳拿去喂鱼。

    地上到处乱跑的小黄……喔不,到处乱跑的七彩小鸭们仿佛感受不到来自其中一位家长的愤怒一般还在玩耍追逐,看得麻辣小龙虾恨不得自己也变成其中一只爬到自家恋人身上打滚撒野,而不是跪在自己的螯上,捂着刚刚被烟管打肿的右脸和差点被扯断的触角,顶着一道杀人视线忏悔。

    「京,我错了。」

    「……」

    「我不该看到街上卖彩色小鸡的摊子。」

    「……」

     「我不该买颜料把孩子们也染成彩色的。」

    「……」

    「……我不该学摊贩一样把孩子们装在箱子里标价。」

     「……」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要卖掉他们,我开的玩笑太过了,对不起。」
    
      就在麻辣小龙虾考虑把自己做成龙虾沙拉只求北京烤鸭消气的时候,一旁蹦达的小鸭们察觉到了北京烤鸭的不悦,纷纷围上来嘎嘎叫着表达他们对于新造型的喜悦,看得麻辣小龙虾内心感动的痛哭流涕,孩子们没白养,关键时刻还是会罩爸爸的。

    过了许久,北京烤鸭终于在小鸭们软绵绵的嘎嘎声中叹了口气,说到:「先去把孩子们洗干净,脸上的伤之后再帮你找甜豆花处理。」

    「要是孩子们身上还留着一点颜料,待会就不是见甜豆花,而是找冬阴功给你来几发回复拳。」北京烤鸭带着黑气微笑着说。

      麻辣小龙虾飞速的点头,再三发誓自己一定会把孩子洗回原厂设定,待北京烤鸭离开后,小鸭朝着麻辣小龙虾嘎嘎叫着,小黑豆般的眼睛里写满了「爸,尊严呢?」

    「要尊严,没老婆。」麻辣小龙虾说道,刻意忽略了鸭团子们鄙视的小眼神,乖乖洗鸭子去了。

    等甜豆花终于停止大笑到回复力气从地上爬起来治疗好之后,北京烤鸭走在前头,麻辣小龙虾跟在后头慢慢的走回去,走了一会儿,麻辣小龙虾终于忍不住上前,握上了北京烤鸭气到发凉的手。

    「龙,这样的玩笑没有下一次了。」北京烤鸭没有回过头,任由麻辣小龙虾的指尖在自己手心里讨好似的抠弄着。

     「绝不会有第二次了,京……你还在生气吗?」

     「唉……说实话,我确实还没气消,但你也学到教训了,我也没有理由继续朝你发火……不过你还是得睡一个月沙发。」

      北京烤鸭回过头,看着对方生无可恋的脸连触角都没什么生气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想起了自从他俩在一起了之后,对方曾经嚣张的气场收敛了不少,除了偶尔皮那么一下之外,几乎都顺着自己的意做事,似乎连那对锋利的螯都圆润了几分。

     你就慢慢的等我气消吧,笨龙虾。
     
     北京烤鸭在麻辣小龙虾看不见的角度勾起来嘴角,身后的辫子随着稍微愉悦的心情晃动了几下。
    

                                                      END.

评论(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