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斯

灣家人✔
超級低產文手✔
日常窺屏✔
最近主吃第五人格主播,和平粉,所有粉上的主播都喜歡,謝絕唯粉、毒唯粉,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沒有什麼事情是永遠不為人知的,不要為了一時爽快毀了自己一生,罵人前請先三思,自己是否在做和對方一樣的事情?

【A瓜】Alex梦游仙境

【A瓜】Alex梦游仙境

※不好吃的小甜饼

※文笔被我吃了

※手机打文排版请见谅

※看到一半觉得太OOC就不要虐待自己了

※本文只有A瓜一个cp,其余出场人物只是玩了梗

___________________

        Alex低头看了看地上的草地,他顺手拔了几株杂草单手搓弄,发现没有任何触觉时确定了自己正在做梦。

        反正也还没醒来,干脆到处走走看会发生什么事情好了。 Alex这样想着,走进了一旁突然出现的树林里。

        在树林里乱走了没多久,Alex便听到附近的草丛传出了骚动,不一会儿就看见一个人影从树丛里钻了出来。

        来人乱翘的酒红色头发里长着一双兔耳,异色瞳孔里满是伤脑筋的神色看着抓在手里的怀表,上半身穿着正式的燕尾服,而下半身却穿着短裤,而雪白小巧的绒毛球尾巴刚好从燕尾服分开的地方钻出,随着奔跑的动作小小的摆动。

       「哎呀迟到了迟到啦!再不快点就来不急啦!」来人一开口,Alex就认出了对方是和自己开过好几次黑的甜瓜,而对方像是完全没看到Alex似的直直的跑过Alex身边,看着甜瓜背后那团毛茸茸的兔尾巴,Alex像是被逗猫棒吸引的花菜一样,不自觉的跟了上去。

        跟着甜瓜兔子滑进了洞穴来到了一座花园,跳进了洞穴后Alex不知怎么的就追丢了对方,他沿着一块一块的石砖道路走,推开了白色的栅栏看见了一桌摆满甜点与茶的桌子,桌边还坐着三个人,Alex并没有忽略了一旁的小黑板上「历届男友下午茶会」几个大字。

       「呦,这不是爱丽嘛!你可总算来啦。」其中一个穿着睡衣抱着橄榄球的人看见了站在入口的Alex,挥了挥手打了招呼,Alex认出了这个人是抱抱熊。

       「这不是Alex嘛!坐啊,我们正在开下午茶会呢。」坐在抱抱熊对面,同样抱着橄榄球的人说到。

       「这里还有位置呐,要不要来一杯牛黏牛奶?」拿着魔术棒的人指着餐桌边最后的空位,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着。

       「你们两个,那里是刀锋的位置啊。」抱抱熊朝着Alex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花园外的一座城堡:「那才是你该去的地方,爱丽。」

       「我们都在这里祝福你。」

        Alex沿着显眼的玫瑰隧道走,一路经过了不少身穿红心制服的扑克牌卫兵,他进了城堡,在卫兵推开了正面后看见了正坐在大厅中间的宝座上的人。

      「emmm……红心皇后?」

      「我日你个大垻,我是老父亲马老六!」马老六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他用手上的权杖在地上一敲,Alex眼前的景象开始转换,他听到了马老六不满的嘀咕:「真不想要这个女婿。」

        等到模糊的景象退去了,Alex发现他人站在一座漂亮的礼堂里,他一抬头,发现兔子甜瓜就站在神像的面前朝他挥手。

      「阿拉克斯,你迟到啦!你怎么可以让我等你!」甜瓜气呼呼的鼓起了脸颊,Alex忍不住伸手戳了戳,软软的就像是棉花糖一样的触感。

      「别弄我的脸!爱丽,你到底要不要把东西拿出来?」甜瓜拍掉了Alex作恶的手,伸出右手做出了讨东西的动作。

        Alex突然感觉到了黑色帽衫的口袋里藏着什么,他伸手一摸拿了出来,是一个红色绒布的小盒子,他将小盒子放在甜瓜的手心上。

        甜瓜打开了小盒子,里面躺着两只戒指,他将其中一个略小一些的戒指塞到了Alex的右手中,捧起了Alex的左手将戒指带到了无名指上,然后将自己的左手手心朝下递到了Alex面前轻轻的开口:「爱丽,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Alex睁开了眼,伸手关掉了万恶根源的闹钟,多躺了几分钟后就下床盥洗了。

        中午12点,Alex准时打开了游戏排位,因为被某网制裁的关系,最近中午打排位基本不实况,这反倒让他排位时更加轻松,他在等待的同时熟练的点开了斗鱼直播点进了某个直播间,看着主播各种惨叫与秀操作,终于,随着一阵音效,排位顺利的排上了人,Alex看到了对面的慈善家头上顶着与手机直播间画面相同的ID。

         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Alex脑海里不知怎么着,不自觉的播放着之前被迫和某老实的主播合唱的那首歌的旋律,但这丝毫不影响Alex的发挥,依旧迅速的挂飞了三个人,在红教堂里和慈善家绕。

         Alex最后以一个闪现让慈善家倒在了红毯上,他牵起慈善家的那一瞬间,脑海里播放的曲子也到了最后,他想到了那个梦,于是他轻声的唱出了最后一句。

       「Yes,I do.」

        那么,爱丽丝抓住属于他的兔子了吗?

END.

___________________

爱丽丝不只抓到了小兔几,甚至抢了小兔几的星星后把小兔几挂上了VIP椅子(x

下午茶四人是抱抱熊、堂哥、友人夏、刀锋组成的前男友组(并不是

一开始就只是想看穿燕尾服+短裤雪球尾巴的小兔子甜瓜而已,不知道怎么就写文了。

我豪想揉揉甜瓜小兔几的尾巴啊! (大声BB

我算是只要「啊!突然好想写这个梗啊!」就会马上写文的人,一旦灵感燃烧殆尽了就完全好几个月写不出东西,所以我应该、大概会尽可能在这股热血潮流过去之前多更新几篇的,前提是我想得出很想看的画面?

也许评论里可以分享看看想看的梗或画面,get到我的萌点的话应该就会写……吧?

【A瓜】ABO筑巢

【A瓜】ABO筑巢

※A瓜同居设定

※文笔被我吃了

※手机打文排版请见谅

※看到一半觉得太OOC就不要虐待自己了

※欧美那边的一个设定,O孕期发情时会极度缺乏安全感,绑定的A不在身边时,会用A的衣物等带有A讯息素的东西,像鸟一样筑巢窝在里面,让衣物上A的讯息素包围自己来获得安全感


___________________

      「欸!吃我一板,闪现空……啊啊啊啊啊!」

        游戏里的角色倒在了板子前,直播间瞬间出现了「甜瓜斩哈哈哈哈」、「沃草突然大叫吓死人」、「最后一把耻辱下播可还行」等弹幕,甜瓜一边和粉丝们辩解一边快速的关掉游戏,和弹幕说了声晚上见后就下播了,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往床边移动,正想把自己摔上床睡个午觉时像是突然想到什么顿时打消了扑床念头,缓缓的坐上床躺下,拿起床头的手机刷着QQ。

        [oldba1]:怎么样,跟Alex说过了没?

        [小奶狗甜瓜]:没,他还没回来。

        [oldba1]:你不会打电话给他?

        [小奶狗甜瓜]:他在忙比赛的事情我怎么好意思拿这种小事影响他比赛嘛……

        [oldba1]:你这个魔人,怀孕哪里是什么小事,拿到检验单都几周了你自己说?

       聊了不知道多久,被训的抬不起头的甜瓜匆匆发了一句「知道了,过几天就告诉他」退出了聊天介面,把手机放回床头就整个瓜钻进了被窝。

       他抱着刚刚顺手抓过来的Alex的枕头,枕头的主人已经出门一周了,甜瓜嗅着上面残留的些许讯息素,脑袋里想着被他收在电脑桌最底层柜子的检验通知单与附赠的孕期Omega卫教小册子,将手中的枕头抱的更紧了些。

       现在Alex的直播事业正值上升期,直播时数跟工商邀约不停的增长,每次看着Alex挂着淡淡的黑眼圈谈工商合约,甜瓜就将即将出口的撒娇要求吞回肚子里,热了两杯牛奶坐到了旁边陪着他熬夜。

        想到Alex忙碌的样子,甜瓜就不敢将怀孕的事情说出口,他实在不想看到Alex为了他怀孕的事情再多一件需要麻烦的事,那张检验单跟小册子就这样躺在柜子里一个多月。

         甜瓜怀孕了三个月的肚子还没有明显的起伏,但再过几周肚子就会像吹气球一样变大了,到时候也就瞒不住了。

         一把甩掉了脑袋里令自己焦躁的想法,甜瓜钻出被窝打算去喝口水,一脚踏在地上时却腿软的几乎站不住,身子也逐渐发热。

         一阵热潮席卷上全身,甜瓜用最后一丝理智想起了医生说过三个月危险期过去后停止的发情期就回恢复正常。


全文请走评论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麻京】街上那个高个美女了解一下

【麻京】街上那个高个美女了解一下

※CP是麻京(麻辣小龙虾X北京烤鸭)

※在OOC的深渊大鹏展翅

※本人不喜欢被逆CP请不要出现京麻发言,违反此条一律不警告直接封锁处理

※含本人=御侍设定,关于自家烤鸭与学妹家@蓝焰星的龙虾的小故事

以上OK以下开始

=================================

    「我再说最后一次,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北京烤鸭眼底藏着翻腾的怒火,修长的手指不停转着烟管,里头的金黄火星像是随时都会被甩到面前的麻辣小龙虾身上。

       麻辣小龙虾有些怂了,他家夫人的堕神可是+9四攻二金二紫,再瞧瞧自己+0一蓝攻的海螺,要知道这一烟管下去,自己怕是要碎成80个龙虾碎片,但怂归怂,架还是要吵,不然自己皮皮虾的面子挂不住。

      「我踩你底线?哈,也不看看这次到底是谁的错,你还真以为你永远是对的世界都绕着你旋转啊?你怕不是得了公主病!」

        麻辣小龙虾话才说完就看见北京烤鸭另一只撑在桌上的手爆出青筋,大理石制的桌面貌似出现了裂痕,但同样怒火中烧的麻辣小龙虾在北京烤鸭发难之前脱口说出了一句话。

       「早知道我之后会夹了脑壳看上你个老烟枪,当初就应该跟晶晶姑娘搭讪了解一下,要是这样的话搞不好现在连孩子都有了呢!」

       「哈?」北京烤鸭突然感觉自己头上出现了青青草地,登时将优雅跟智商一起丢进垃圾桶抱起了醋坛子畅饮:「晶晶是谁?你跟她什么关系?你怎么敢在我面前提起别的女人?你对的起我和孩子们吗?」

        见到北京烤鸭形象崩坏醋劲大发只差没咬着手帕形象彻底崩坏的样子麻辣小龙虾可乐坏了,他愉悦的顶着北京烤鸭怨恨的小媳妇一般的眼神开始滔滔不绝的说出了始末。



       这天麻辣小龙虾被自家御侍抱着大腿哭上三小时终于答应了御侍去她学姐家附近的市集送一趟外卖。

      麻辣小龙虾草草的完成了外卖的委托,便提着空的外卖箱在市集中闲晃着。

      说巧不巧,麻辣小龙虾在恍神的时候突然一个回神,只见一头漂亮的棕色秀发离自己不到十厘米,麻辣小龙虾倒抽一口气连忙退后,鼻尖捕捉到了对方身上淡淡的洗发水香味。

      眼前这个高挑的长发女性似乎没有注意到龙虾,她稍微拨了下长发,麻辣小龙虾没有看漏那只露出一瞬间如白瓷般的颈部。

      「晶晶!该回去啦!」前面拥挤的人海里有人挥着手这么喊着,长发女性听见了便朝着那双手在的位置离去,很快的就消失在人群里留下了呆站着的麻辣小龙虾。


      「这就是我跟晶晶姑娘的相遇!」麻辣小龙虾得意的说着。

       北京烤鸭懵了一下想到了些什么,突然用袍子的袖口遮住下半脸,但微微颤抖的肩暴露了内心的动摇,他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用有些变调的声音问:「你、你才见过她背影一面,怎么知道她好?」

      麻辣小龙虾看对方的样子以为北京烤鸭震惊了,他继续说着:「这你就不懂了,我从看到她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我俩是天生一对,我就是知道她肯定温柔端庄、聪颖贤慧,是我这辈子命中注定之人,我这辈子能遇到她,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就在麻辣小龙虾要把这位姑娘吹成织女下凡的时候北京烤鸭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了,只见他越笑越开,笑到最后揉着笑疼的肚子边笑边疼的抽气。

       麻辣小龙虾立马傻了,不是,大哥,说好的雨落在头上青青草地呢?怎么就笑了?被绿是这么开心的一件事吗?究竟是我穿越了还是他突然傻了?

       北京烤鸭终于停下了笑声,他拭去了笑出来的泪水,对麻辣小龙虾露出像是恶作剧成功般的微笑后转过身,将身后的辫子解开。

       棕色的长发登时披散开来,北京烤鸭伸手拨了下散在颈边的头发,麻辣小龙虾觉得这背影跟动作简直熟悉的过分,就跟刚刚回忆里的一模一样。

       北京烤鸭回过头看着麻辣小龙虾颤抖着指着自己一脸震惊的样子,哼哼这给对方最后一击:「怎么,你温柔端庄、聪颖贤慧、命中注定的“京京”姑娘都站在你面前了,不来搭讪一下吗?」

      麻辣小龙虾的脸顿时暴红,他他他刚刚都当着本人的面说了些什么------

      羞的不能自己的麻辣小龙虾又听见了北京烤鸭再次轻笑,表示麻辣小龙虾委屈,麻辣小龙虾有小脾气了,他气愤的把对方推上床开始做事,满意的听着对方的笑声转成压抑的呻吟。

      最后麻辣小龙虾把北京烤鸭干了个爽。

        
                                                          END.

【麻京】一个关于浅眠的小段子

【麻京】一个关于浅眠的小段子

※CP是麻京(麻辣小龙虾X北京烤鸭)
※超短段子
※食我小甜饼啦!

以上OK以下开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北京烤鸭一向浅眠,刻意压低的脚步声打扰了他的睡眠,他并没有像几个月前那样睁开眼睛抽出藏在枕头底下的烟斗,而是将手中的小鸭们往怀里拢了拢。

       没什么好警戒的,毕竟这个脚步声他认得。

       麻辣小龙虾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借着微弱的烛光看见了床上熟睡的北京烤鸭,他小心的尽量不发出声音,靠近床铺后他盯着北京烤鸭的睡脸,看着对方长长的睫毛微微出了神,而后才拉着对方的被角往上,准备再盖结实些。

     「太慢了。」北京烤鸭轻声说,灿金的瞳孔依旧盖在眼皮下没有睁开。

       麻辣小龙虾拉着被角的手顿了一下,继续盖被子的动作。

     「没想到还是吵醒你了……怎么不熄蜡烛?」

     「给你留的。」

       麻辣小龙虾失笑,恋人贴心的小举动让他的心暖洋洋的,他在北京烤鸭的唇上轻点,吹熄了烛火往北京烤鸭身边躺去,他手向前一揽,将北京烤鸭抱进怀里。

       今夜与近几个月一样,是个温暖的夜晚。
                                           END.

【麻京】这只虾前后画风不一样啊老板

【麻京】这只虾前后画风不一样啊老板

※A麻辣小龙虾xB北京烤鸭
※不像ABO文的非典型ABO
※不开车的ABO都是在耍流氓
※不错,我正是耍流氓

以上都可接受的话以下开始

-------------------------------------------------- ---------------

     麻辣小龙虾是一个很麻烦的人。

     北京烤鸭想,御侍大人当初肯定是被蛋包饭房间里的强化玻璃橱窗门夹了脑子才会答应他朋友家龙虾的要求凑合他们。

     先不提两人根本没有交集,光是麻辣小龙虾看起来没有半分两人在交往的意思天天上门找碴,分分钟表现一副「爷就是要气死你不爽来打架阿孙子」的样子北京烤鸭就头疼,偏偏御侍大人每次都在自己要抄起烟管揍人的时候扑上来哭着喊「京京,那不是咱们家的龙虾是学妹家的,打不得打不得!」。

     得,瞧这货还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到底是抽了什么风才威胁他家御侍大人凑合我们?他到底看上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

     

    不对劲,今天非常不对劲。

    北京烤鸭呼出一口烟圈想着,实在是太安静了。

      平常这个时间点那个烦人的家伙应该要来挑衅自己了才对,怎么今天不见人影?难不成那货终于想通了不再来烦他?

    就在北京烤鸭闲着胡思乱想的时候,麻辣小龙虾终于还是出现了,北京烤鸭刚要开口,却看见了麻辣小龙虾像是哭过了一样发红的眼角,整个人愣住来不及反应就被波士顿龙虾死死的抱住,毛绒绒的脑袋在自己颈边蹭来蹭去的,像只委屈的大狗在求安慰求抱抱一样。

    这什么鬼。北京烤鸭皱着眉,使劲的想推开麻辣小龙虾,没想到对方竟然露出更哀怨的脸,手上的力道不减反增,整个人就像是黏在了北京烤鸭身上怎么推都推不开。

    折腾了一阵子也只是让麻辣小龙虾从正面抱抱换成了从后方抱住的姿势,北京烤鸭累的不行,推不开也走不了,只得气喘嘘嘘的在原地罚站。

    「龙总!龙总你在这儿!我找你找了好久!」
 
      北京烤鸭抬头,看见了那个经常和自家御侍大人讨论一些限制级话题的御侍朝他们两跑过来。

    「龙总你吓死我了!这次的易感期居然没待在房间里而是不见人影!还好你是跑来找京京了,要是你出了意外我还怎么活!」那位御侍拍了拍胸脯露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易感期?」北京烤鸭听到了关键字。

    「是呀是呀,这篇文可是ABO设定啊!我家的小龙虾比较特别一点,是只非典型Alpha虾,易感期的时候特没有安全感,会趴在床上抱着小虾虾、小鸭鸭玩偶不肯出门。」御侍豪不留情的揭了自家的麻辣小龙虾老底。

      喔,这样啊……等等

    「……不是,那为什么他……」

    「唉,我们家龙总暗恋京京你好久啦!他总喜欢欺负喜欢的人傲娇的很。」御侍脱口又是一个重磅炸弹,未等北京烤鸭消化完毕就拍拍他的肩膀说了句「龙总就放你这里我改天再接回去」后就闪的无影无踪。

     「总之,你先起来。」北京烤鸭说着,挂在自己身上的麻辣小龙虾摇了摇头,依然锲而不舍得往自己怀里拱。

    「要抱抱才起来。」麻辣小龙虾闷闷的说。

      北京烤鸭伸手回抱了麻辣小龙虾的背,讨好似的拍了拍。

    「还要亲亲。」麻辣小龙虾抬头,满脸的委屈让北京烤鸭差点笑出来,他低头在对方噘起的唇上轻点,麻辣小龙虾满意的把北京烤鸭抱个满怀继续蹭。

    不是,说好的放手呢?

    在那之后两人也就算是在一起了,至于易感期过后麻辣小龙虾是怎么狠狠教训了一把揭了自己老底的御侍与回复平时嚣张的样子被北京烤鸭打的满地找壳的事我们就不多说了。

     所以说为什么要和麻辣小龙虾在一起呢?

     大概是因为这家伙也有稍微可爱的一面吧。

                                                 END.

【麻京】皮这一下我就凉了

【麻京】皮这一下我就凉了

※我很想看龙虾被烤鸭拿烟管打

※OOC

※沙雕文,妻管嚴

※麻辣小龙虾x北京烤鸭

如果以上OK,以下开始

-------------------------------------------------- ---------------
      蛋包饭小心翼翼的擦拭果冻手办上最后一个部位,他呼出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仿佛刚完成了一件大事,他将手办放回特制的展示盒里,正要把盒子放回装满果冻周边的强化玻璃橱窗里。
    
    「麻辣小龙虾!你对孩子们做了什么!」

     从食灵阁另一端传来震怒的呐喊,密闭房间的空气都仿佛被这怒吼传来震动,蛋包饭吓的手一滑,手里的展示盒滑了出去摔在了软绵绵的果冻玩偶身上,蛋包饭赶紧扑了上去仔细检查盒子,发现没有任何一处有受损后拍了好几下胸脯安抚自己差点跳出来的心脏,顺便默念自创的果冻经顺顺气安定心神。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小生我可是的一次听到烤鸭大哥这么生气。」蛋包饭咕哝着,想到刚刚被大喊的名字,才明白又是某人做死,蛋包饭在心里为某人默哀一秒,看北京烤鸭这次前所未有的爆气程度,某人怕不是连沙发都没的睡,直接去后院的池塘里和青蛙共处下半辈子了。
     

    

     北京烤鸭气炸了,后果很严重。

     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北京烤鸭是个不会将情绪表露出来的人,他的脸上永远带着一点笑,就算生气了最多也是笑着把人怼到吐血,喔,除了某人,面对某人的时候,北京烤鸭的眼里很明显的写着「傻逼」两个字。

    此时的北京烤鸭黑着一张脸,浑身的黑气宛如修罗一般令人不敢靠近,饱含杀意的眼神直直瞪像那个某人,仿佛下一秒就要把某人丢进热水里烫熟拨壳拿去喂鱼。

    地上到处乱跑的小黄……喔不,到处乱跑的七彩小鸭们仿佛感受不到来自其中一位家长的愤怒一般还在玩耍追逐,看得麻辣小龙虾恨不得自己也变成其中一只爬到自家恋人身上打滚撒野,而不是跪在自己的螯上,捂着刚刚被烟管打肿的右脸和差点被扯断的触角,顶着一道杀人视线忏悔。

    「京,我错了。」

    「……」

    「我不该看到街上卖彩色小鸡的摊子。」

    「……」

     「我不该买颜料把孩子们也染成彩色的。」

    「……」

    「……我不该学摊贩一样把孩子们装在箱子里标价。」

     「……」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要卖掉他们,我开的玩笑太过了,对不起。」
    
      就在麻辣小龙虾考虑把自己做成龙虾沙拉只求北京烤鸭消气的时候,一旁蹦达的小鸭们察觉到了北京烤鸭的不悦,纷纷围上来嘎嘎叫着表达他们对于新造型的喜悦,看得麻辣小龙虾内心感动的痛哭流涕,孩子们没白养,关键时刻还是会罩爸爸的。

    过了许久,北京烤鸭终于在小鸭们软绵绵的嘎嘎声中叹了口气,说到:「先去把孩子们洗干净,脸上的伤之后再帮你找甜豆花处理。」

    「要是孩子们身上还留着一点颜料,待会就不是见甜豆花,而是找冬阴功给你来几发回复拳。」北京烤鸭带着黑气微笑着说。

      麻辣小龙虾飞速的点头,再三发誓自己一定会把孩子洗回原厂设定,待北京烤鸭离开后,小鸭朝着麻辣小龙虾嘎嘎叫着,小黑豆般的眼睛里写满了「爸,尊严呢?」

    「要尊严,没老婆。」麻辣小龙虾说道,刻意忽略了鸭团子们鄙视的小眼神,乖乖洗鸭子去了。

    等甜豆花终于停止大笑到回复力气从地上爬起来治疗好之后,北京烤鸭走在前头,麻辣小龙虾跟在后头慢慢的走回去,走了一会儿,麻辣小龙虾终于忍不住上前,握上了北京烤鸭气到发凉的手。

    「龙,这样的玩笑没有下一次了。」北京烤鸭没有回过头,任由麻辣小龙虾的指尖在自己手心里讨好似的抠弄着。

     「绝不会有第二次了,京……你还在生气吗?」

     「唉……说实话,我确实还没气消,但你也学到教训了,我也没有理由继续朝你发火……不过你还是得睡一个月沙发。」

      北京烤鸭回过头,看着对方生无可恋的脸连触角都没什么生气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想起了自从他俩在一起了之后,对方曾经嚣张的气场收敛了不少,除了偶尔皮那么一下之外,几乎都顺着自己的意做事,似乎连那对锋利的螯都圆润了几分。

     你就慢慢的等我气消吧,笨龙虾。
     
     北京烤鸭在麻辣小龙虾看不见的角度勾起来嘴角,身后的辫子随着稍微愉悦的心情晃动了几下。
    

                                                      END.

【麻京】记一次日常早晨。(小甜餅安心食用

台版食灵开了,抽到烤鸭听了语音后整个脑洞大开,烤鸭这些小鸭子都是你生的对吧!三句不离孩子太有妈妈的感觉啦!

翻了一下麻京的粮比想像中的少啊,感觉自己吃的是邪教,桑心

-------------------------------------------------- --------------

【麻京】记一次日常早晨

    烟管里吹出来的烟成了一个个小鸭子形状的气泡,这些气泡落在了云组成的地上,不但没有破掉,反而像是在泡泡浴里的玩具鸭一般在云里愉快的游着。

     这是一个梦。

     北京烤鸭想着,即使如此,他还是小心地绕过小鸭子气泡让他们从脚边游过。

      北京烤鸭在云上走了一会儿,四周渐渐的出现了他所熟悉的中式建筑,路上的行人看见了他纷纷让出一条路为他道贺。

     这场景似乎很熟悉。

     那么,他应该也会出现才对。北京烤鸭想着。

    顺着人们让出来的路走着,不一会儿就看见了熟悉的人影,北京烤鸭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他知道这个梦境的内容了。

    那人转过了身,曾经充斥着嚣张嘲讽的眼神被温柔取代。

    「京。」麻辣小龙虾小心翼翼的执起了北京烤鸭的手。

    【我们在一起吧。 】两人同时开口说道。

     「即使是在我的梦里,你也一样不擅长告白啊,说的话也和当时一样。」北京烤鸭轻笑着,他回握住对方的手。

      「那么我的答案也没有变。」


    北京烤鸭睁开眼睛,他的孩子们在他的怀里睡得东倒西歪,软软的绒毛抱起来十分暖和舒适,而他则被某人从背后圈在怀里,背后传来的温度不输给怀里的小黄团子们。

    后颈传来几下柔软的触感,北京烤鸭回过头,吻住了那双在自己后颈上磨蹭的双唇。

    「京,早安。」

    「早安,笨蛋。」

                                        END.



小鸭子们是北京烤鸭生的!麻辣小龙虾让他怀的!

【沙雕小短篇】当初京怀小鸭子时候

龙虾:辣条!你听爷说,爷家那个烤鸭怀了鸭仔就不理爷了!整天就抱着肚子窝床上叫都叫不动!

烤鸭:这不都你害的! (扔烟斗

辣条:md狗男男(手动再见



下一篇想写蛋包饭x布丁

RGATh+DLEE - in the mirror(41P漫画翻译*已授权)

frost:


封面以及授权:






绘师名:lumbbyz




绘师推特:https://twitter.com/lumbbyz




作品原连结:https://twitter.com/lumbbyz/status/861219076512792578




*繁体翻译注意 简易翻译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指教q


*\DLEE/


*2(DLEE DNAP)的翻译在之后也会放上来(


*以下開始